远建聚焦

首页--远建聚焦

工程价款优先权,“救命稻草”如何救命?

发布日期:2012-12-11 作者:周月萍 樊晓丽 纪晓晨 出处:上海市协力律师事务所


 

众所周知,在目前的经济形势下,迫于全球经济大环境和我国在房地产市场方面宏观调控的双重压力,业主单位因资金链紧张而无力支付工程款的情形时有发生,不时传出某某开发商破产、某某开发商老板跑路的消息,让众多施工企业如坐针毡。严峻的经济形势下,施工合同纠纷也是层出不穷,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就成了施工企业的一颗“救命稻草”,如何切实有效地利用好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就成了施工企业迫在眉睫的话题。

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在我国并非是一个新鲜事物。1999年《合同法》出台时,就在第286条明确规定了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合同法》第286条规定,发包人未按照约定支付价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发包人在合理期限内支付价款;发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依照建设工程的性质不宜折价、拍卖的以外,承包人可以与发包人协议将该工程折价,也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将该工程依法拍卖。建设工程的价款就该工程的折价或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但是,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六个月的行使期限如何界定、行使方式、优先受偿权的范围、实际施工人是否有权行使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烂尾楼工程是否可以行使优先受偿权、施工合同无效是否可以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等等,这些实际操作中经常遇到的问题,《合同法》并未作出具体规定,亟待司法解释对此进行明确。

《合同法》之后,包括最高人民法院在内的各地法院都相继出台了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批复、意见或理解,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若干问题的批复》、《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应如何理解的意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装修装饰工程款是否享有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规定的优先受偿权的函复》、《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在审判工作中如何适用<合同法>第286条的指导意见》等等,试图就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在实践中遇到的问题进行明确。但是,诸如六个月的期限到底如何起算,针对“烂尾楼”工程是否可以行使优先受偿权问题,施工企业停工后如何行使优先受偿权,施工合同无效是否影响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等等,目前仍没有明确的规定,各地法院甚至各个法官的理解都各不相同,直接导致实践中频频出现同案不同判的现象。

2012年,浙江高院相继出台了《执行中处理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有关问题的解答》和《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疑难问题的解答》(这两个解答以下均简称为《解答》)。浙江高院的解答是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若干问题的批复》之基础上,针对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在实践中经常遇到的问题做出了一个系统性解答。

浙江高院出台的《解答》对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在实践中经常遇到的下列问题进行了系统明确的解答:

第一,在施工合同无效的情况下,施工企业是否有权主张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由于黑白合同问题的普遍存在,导致这个问题在实践中也是层出不穷。《解答》认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的,承包人可以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分包人或实际施工人完成了合同约定的施工义务且工程质量合格,在总承包人或转包人怠于行使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时,就其承建的工程在发包人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可以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也就是说,《解答》明确,尽管合同无效,但只要工程质量经竣工验收合格的,那么承包人就有权主张行使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第二,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六个月的行使期限应如何起算?针对烂尾楼工程,施工企业停工后如何起算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六个月期限?对这个问题,《解答》认为,六个月期限的起算点应区分不同情况分别予以确定:如发生施工合同纠纷时已实际竣工的,则工程实际竣工之日为六个月的起算点;如发生施工合同纠纷时工程未实际竣工的,则约定的竣工之日为六个月的起算点;如约定的竣工日期早于实际停工日期的,则实际停工之日为六个月的起算点。《解答》的出台,为优先受偿权的起算点做出了确定性指引。

第三,《解答》也明确了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行使方式。《解答》第二条明确规定,行使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方式有三种:(1)承包人自行与发包人协商以该工程折价抵偿尚未支付的工程价款;(2)直接提起诉讼、申请仲裁要求确认其对该工程拍卖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或者直接申请法院将该工程拍卖以实现工程款债权;(3)申请参加对建设工程变价款的参与分配程序主张优先受偿权。《解答》还同时明确了,如承包人提起诉讼、申请仲裁时,仅要求判决或裁决发包人向其支付工程款,未要求确认其对该工程拍卖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的,不视为行使优先受偿权。

第四,《解答》还明确规定了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范围。《解答》明确规定,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范围包括承包人应当支付的工作人员报酬、材料款和用于建设工程的垫资款等,除此之外,包括工程价款的利息、发包人应支付的违约金、发包人应赔偿的损失等,都不属于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范围。

另外,《解答》同时规定,施工企业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范围,仅限于施工企业所承建的建设工程的拍卖价款,至于该工程占用范围内土地使用权的拍卖价款则不能主张优先受偿权。这也是浙江高院的新规定,有其合理之处。

第五,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行使主体,浙江高院也作出了补充规定。《解答》明确规定,装饰装修工程的承包人可以在建筑物因装修装饰而增加的价值范围内行使优先受偿权;而工程勘察单位或工程设计单位主张行使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则不会得到法院的支持。

当前经济下行,调控政策“不放松”,房地产企业资金回笼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位于上游的建筑行业不可避免的受到波及,本就较低的行业利润率在新形势下变得更加“钱”途渺茫。而项目工程款与建筑工人工资、建筑企业的生存发展又息息相关。十八大报告中提出要“千方百计增加居民收入”,“构建和谐劳动关系”,重点做好农民工工资支付保障工作。因此,建筑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作为施工企业收回欠款的“救命稻草”,应该从立法及司法实践等多方面给予重视。纵览全国各地的立法及司法现状,各地法院的规定中对建筑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都有不同程度的理解和批复,但都未有系统性解答出台。若因法院理解分歧导致承包人优先权丧失,施工企业的工程款回收将面临极大的风险,若没有工程款,工人工资保障又从何谈起,建筑企业又该何去何从?长此以往,对于行业发展和社会稳定、和谐发展都将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

尽管当前理论与实务界对于地方法院出台的法律规定的性质仍有存疑,然而秉持法律的目的是为解决问题。因此,笔者认为,在目前施工合同纠纷高发的经济环境下,浙江高院出台解答对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在实践中经常遇到的问题作出一个系统性解答,不失为一个很好的举措。一方面,通过高院的规定,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关于优先权的规定,给予施工企业更为合理和完善的权利保障;另一方面,可统一审理规则,对地区各级法院审理判决优先权相关的施工合同纠纷予以明确指引,避免同案不同判的现象发生,最终助力建筑市场的健康发展!


热点案例1

某施工企业承建了一个商品房住宅小区工程(商品房尚未开始预售),后因开发商资金链断裂并无力支付工程款,施工企业为避免损失扩大而被迫停工,工程项目成为“烂尾楼”。如该施工企业停工日已晚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竣工之日后六个月,那么,针对开发商未付工程款的情形,施工企业对该商品房住宅小区工程是否可以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六个月期限到底如何计算?施工企业又该如何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律师评析

根据浙江高院的《解答》,热点案例一中,施工企业优先受偿权六个月行使期限的起算点为实际停工之日,施工企业是有权行使优先受偿权的。但是,实践中,部分法院在审理此案时,会判定认为施工企业不再享有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这种做法实际上是对《合同法》第286条和最高院解释的机械理解。


热点案例2

某施工企业承建了一个厂房项目工程,工程已顺利竣工并且经竣工验收合格,但在施工企业依约提交了工程竣工结算资料、业主也已签收后,业主迟迟不完成审价结算,直至工程竣工后六个月有余,业主仍未完成项目工程的竣工结算,并以此为由拒付工程款。在这种情况下,施工企业是否仍有权主张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实践中,施工企业应当如何操作,才能确保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不会落空?

律师评析

在热点案例二中,因发包人拖延结算,直接导致工程实际竣工后超过六个月仍未完成竣工结算,承包人也未起诉要求支付工程款并主张行使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在这种情况下,根据浙江高院《解答》的规定,鉴于承包人未通过上述三种方式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超过实际竣工之日起六个月后,承包人再起诉主张要求行使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在浙江地方法院恐得不到法院的支持。

需进一步说明的是,为避免施工企业的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被架空,建议在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时,就明确约定发包方应在承包方报送竣工结算送审资料之日起3个月内完成竣工结算,否则视为按送审价结算。同时,如届时工程竣工后发包方未按时完成竣工结算的,施工企业应注意通过与建设单位协商折价、直接起诉等方式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避免实际竣工之日起超过六个月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丧失。


热点案例3

某建筑有限公司承建一项车间工程,然而其并不具备施工资质。工程后经竣工验收合格,并且承发包双方就造价亦达成了一致,然而发包人一直拖欠工程款。后,建筑公司将发包人诉诸法院,此时竣工验收合格恰满三月。法院审理后认为建筑公司并不具备施工资质,其与发包人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在施工合同无效的情况下,施工企业是否还享有优先权?

律师评析

关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承包人是否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问题,目前法律法规及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均没有明确规定。

根据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疑难问题的解答》第22条之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可以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笔者认为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工程竣工验收合格的情况下,承包人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理应得到支持。因为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并非以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有效为前提,其是为了保障承包人请求发包人支付工程价款这一请求权实现的有效手段。承包人在施工过程中将大量的劳动和建筑材料等物化到了建筑产品中,理应获得应有的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