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案例

首页--经典案例

建设工程工期违约金纠纷的举证责任的分配和证明标准

发布日期:2011-12-15 作者:上海协力律师事务所 出处:上海协力律师事务所


【案情简介】
 原告:江苏省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被告:上海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2009年8月18日,江苏省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称:2007年11月20日,原告中标承建被告上海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住宅工程,同日,双方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一份。合同签订后,工程于2007年12月1日开工,并于2009年2月28日竣工。2009年3月5日,原告将全部竣工与结算资料送达被申请人。2009年5月8日,工程结算审核审定造价为1300万元。工程结算审核后,被告陆续支付工程款,至2009年8月17日,尚欠工程款280万元。
      被告提出反诉称:按照《中标通知书》及《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约定,工期为280天,但原告在起诉状中自认工程从2007年12月1日开工至2009年2月28日竣工,实际施工工期455天,逾期175天,因此主张按工程结算价每天万分之三的逾期违约金,计682500元。被告向法院提供了开工报告、单位工程竣工验收证明书作为证据。
      在庭审过程中,施工单位仅仅举证证明了可能引起工期延误的因素,如设计变更、工程量增加、图纸延误等等,这些因素的确可能引起工期延误,施工单位在庭审中的陈述也可能是事实,但是,施工单位却没有举证证明这些因素确实导致了工期延误及实际延误的天数,未能达到相应的证明标准,理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法院最终判决支持了被告上海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要求原告江苏省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承担工期逾期的违约金的反诉请求。

【诉讼风险】
      在建设工程工期违约金纠纷中,承包人的证明标准是比较严格的,对于承包人而言,其必须要证明确实存在顺延的事项、实际延误的天数,且在关键线路上有因果关系。这对于通常对于缺乏严格管理制度和能力的承包人而言,在诉讼中其提起的证明工期顺延的证据也往往很难达到如此的证明标准。

【律师评析】
      上述案例很好地支持了笔者就建设工程工期违约金纠纷的举证责任及证明标准的观点,当然,类似的案例不胜枚举。上述案例对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主体发包人和承包人而言都具有借鉴意义。
      就发包人而言,当其向承包人主张工期违约金时,只要证明承包人的实际工期超出合同约定的工期即可;而就承包人而言,在施工过程中必须做好工期顺延证据的搜集和整理工作,笔者认为可通过两个途径实现:一是事前防范,如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专用条款中明确约定因设计变更导致工程量增加后工期顺延的计算方式;二是事中控制,若合同没有明确约定,应及时向发包人提出报告,并争取获得发包人同意顺延工期的签证。
      笔者认为工程建设是需要承发包双方共同努力的,是一个互赢的过程,如果承包人提出的工期顺延的签证的确符合合同约定及客观事实的,发包人也不应无故拒绝签字确认,这样有利于工程进度及工程最终的顺利竣工,否则,承包人因此而采取停工等措施,对于双方而言都是有弊无利的。
(原文载于《建筑时报》【2010.8】)